首页 - 南宁教育 - 地方志中记载的北海瘟疫(下)

地方志中记载的北海瘟疫(下)

发布时间:2022-08-06  分类:南宁教育  作者:admin  浏览:7538

1910年东北瘟疫的受害者都躲在船上,但姚家四子未能幸免。喜欢看一些县里的地方志,在字里行间想象当时的官场、社会、民生。感谢“合浦县鼠疫防治站”在上世纪50年代所做的调查,我能从这些干巴巴的数字中感受到当年遭受鼠疫重创的惨烈场景:人们常说,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1926年3月连州发生瘟疫时,新冠肺炎也出现了封村封城的景象。当时当局采取了强制隔离措施。外地人不得入连州,菜市场搬出城外交易,学校停课疏散。城内关门冷清,但药铺日夜营业,生意兴隆。棺材店卖完了,有顾客但没货。在以往所有关于瘟疫的历史故事中,留下一些“扬桶斗庶人”的名字是非常罕见的。从1944年到1947年,连续四年发生鼠疫流行,其中合浦永安市有400多人死亡。其中一个是傅乃西,他家五口人相继生病,无家可归。在更早的1926年3月瘟疫中,河浦沙街尽头的姚柳工有四个儿子。为了避免生病,他弄了一条木船,停在河中央,让他的四个儿子日夜住在船上,却不能靠岸。然而,四个儿子还是死于瘟疫。姚刘公大概以为河水可以把老鼠赶走,就像孙悟空用金箍棒画的圈一样,妖魔鬼怪再也进不去了。但我不知道老鼠身上跳虱携带的病菌,可以穿越污秽的西门河,偷袭他的四个儿子。那时候人们对瘟疫还一无所知,只知道和老鼠有关。人们像老虎一样怕老鼠,看到家里有死老鼠,就以为疫情会发生,于是弃家而逃,搬到野外住帐篷。让人不禁感到害怕。1944年,山口镇的瘟疫是外来的。居民的媳妇张在正月初九到连江县娘家看望患“头癣”的弟弟。她回家后两天就生病去世了,她的丈夫黄和母亲相继去世。另一个村民叫黄,他的妻子去永安村照顾患“头瘟”的女儿。女儿死后,回家第二天就生病死了,然后儿子也生病死了。瘟疫随后传遍了整个村庄。东北鼠疫,防疫人员对波澜壮阔的“人鼠大战”进行消毒。北海有记载的鼠疫,从1867年算起,81年后的1948年戛然而止。南宁信息次年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新政权,在要做的一切中,把消灭瘟疫作为重中之重。1952年5月,刚刚解放两年多的钦州特区(隶属北海)成立了鼠疫防治站。在“动员起来,注意卫生,提高健康水平”的号召下,开展了大规模的灭鼠运动。师生成为这场人民战争的主力军。1952年10-11月,合浦县学校共灭鼠85739只,灭鼠100只以上的师生176人被授予“模范鼠”称号,其中灭鼠1000只以上的有5人,乌泥最小学邹运农灭鼠1508只。想象一下“鼠鼠大战”如火如荼的场景。想象一下大家对老鼠的苦况,想象一下老鼠在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中瑟瑟发抖的丑恶状态。不知道是不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老鼠过街,人人喊打”成了中国人的文化信仰。科学是唯一的“护身符”。在我查阅的众多资料中,有一些有趣的细节。1882年的瘟疫,造成四五千人死亡,是北海历史上最严重的一次。外国人罗利医生的记录提到“没有欧洲人感染这种疾病”。但1901年,当地多次流行的麻疹并没有被外地人传染。罗利认为卫生是最根本的问题。他描述了他在当地贫困家庭看到的情况:“房间里充满了粪便和其他污物……甚至是最脏的东西 北海是广西最早欧洲风东传的地区。它最早使用电灯、电锯和无声电影。其实从20世纪20年代开始,北海就有疫苗接种了。"每当天花流行时,英国教会医院和法国医院都会接种天花疫苗."然而,科学并没有得到尊重。“北海人除了打疫苗,对西医的信任度很低。”不相信现代医学,缺乏科学,又无能为力的人,除了逃与逃,神灵成了面对瘟疫的唯一救星。人们烧香拜佛,向鬼神求援。许多家庭在门前吸烟并焚烧苍术、硫磺和木糠来辟邪。1996年5月,瘟疫流行的北海发生了奇怪的一幕,被北海海关的外国人记录了下来:街上挂满了旗帜,人们穿着红绿相间的衣服,载着菩萨成群结队地穿过城市。矛盾的是,5月14日游行之后,瘟疫平息了。也许天气变暖了。瘟疫,又称“时间瘟疫”,应运而生。曹植在《说疫气》中说“阴阳失位,寒热不对时,为疫之因”。它经常发生在至夏早期的冬天和春天,在仲夏消失。天堂永远在那里。五斗米不弯腰的“县令”陶渊明说:“天远,鬼神不知。”鬼也不知天,信神信鬼也没用。我们必须相信科学,不仅是科学的技术,而且是科学的精神。改变吃野生动物的风气,形成戴口罩勤洗手的习惯,防止疾病的传染,研制战胜疾病的疫苗、药物和治疗技术,寻找并遵循与自然和谐相处的规律,是人类走出灾难循环的方向和希望。(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