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宁新闻 - 广西农民上山采药迷路 他们发现52年前失踪的美国战斗机 美国总统写了一封感谢信

广西农民上山采药迷路 他们发现52年前失踪的美国战斗机 美国总统写了一封感谢信

发布时间:2022-05-03  分类:南宁新闻  作者:admin  浏览:5617

1996年10月2日,广西壮族自治区兴安县花江瑶族自治县高寨的两位村民看到,这天风和日丽。他们一拍即合,出发去北方毗邻猫儿山的华南第一峰黑崇峰的悬崖上采药。中午,两个村民正在辛辛苦苦地采摘药材时,其中一人潘启斌突然被远处的亮光照瞎了眼。他把这件怪事告诉了另一位村民姜军。蒋军也向潘启斌讲述了同样的奇遇。于是,两个村民一起爬上一块高高的岩石,眺望远方。他们看到山谷里和拐角处的高岩石上有很多闪闪发光的东西,但山谷里的丛林混杂在一起,被岩石覆盖,这让两个村民很难看清是什么在发光。潘积斌和蒋军经过一番讨论,立即决定去参观这个“奇怪的东西”。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艰难攀爬,他们终于到达了这些成堆的“怪东西”面前。他们惊讶地发现,这竟然是一架坠毁的飞机,于是立即向县领导汇报了这里的情况。之后,当地政府立即组织专家前往帽儿山调查实际情况。经过仔细的数据比对,专家们发现这其实是一架抗战时期的美国飞机。后来,中国政府向美国通报了这一事件,美国总统克林顿也写信向两位村民表示感谢。事实证明,美国一直没有放弃寻找这架飞机。那么,这架坠毁的飞机背后隐藏着怎样的玄机?美国能一直搜几十年吗?今天,我们的故事从1996年开始。国籍不明的飞机残骸1996年10月2日,桂北的天气特别好,一整天都是风和日丽。对于世代生活在这里的瑶族同胞来说,这是去猫儿山采集药材的最好时机。兴安花江瑶族自治县村民潘启斌看到今天天气这么好,就搁置了进城进货的计划,找到了另一位经常和自己一起进山采药的村民姜军。两人一拍即合,决定带着采摘药材的工具回家,然后在村口会合一起进山采集药材。猫儿山海拔2000多米,黑冲峰海拔2000米。悬崖之间有许多浓雾。一不小心就会有人员伤亡,救援的风险也很大。潘积斌和蒋军进山的时间已近中午。此时猫儿山和黑冲峰的浓雾就会散去。到了中午,这里的大雾就会完全散去。那段时间是两个人采摘药材的最佳时间。到达黑冲峰悬崖后,潘启斌和蒋军开始了他们忙碌的寻找药材和采摘工作。中午,正当他们为药材的大丰收而高兴的时候,黑蔺峰下的山谷和高岩之间的一道亮光引起了潘积斌的注意。这道奇怪的光闪进了他的眼睛,而此时蒋军也注意到了这道光。两人对视了一会儿后,眼里满是狂喜。熟悉这一带的采药村民都知道,这山区不可能有宝藏,但远处的“怪东西”明明是闪闪发光的宝藏!潘启斌马上对蒋军说:“等雾稍微散一会儿,我们去那边的山谷看看情况怎么样。也许我们会时来运转!”姜军听了这些话,连连点头称是,于是两人一拍即合,决定等雾再散一些再去山谷看看是什么。半个小时后,山路上的雾气几乎散尽,潘积斌和蒋军立即出发,在远处的岩石沟壑间寻找。经过一个多小时的翻山越岭,疲惫不堪、气喘吁吁的两人终于到达了“奇观”的所在地。但是当我们到达的时候,眼前的一幕让两个人傻了眼。这并不是什么“怪事”。这明明是一架坠毁的飞机!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一发现揭开了藏在深山里半个世纪的秘密。 两个残碑村民激动地走出大山,来到高寨相互告状。潘积斌和蒋军首先找到了当地拖拉机队队长王铮亮。王铮亮听说后,立即向县农机局局长宋军安汇报了情况。安松曾在郑州某空军部队服役,对空军知识有一定了解。听到王铮亮的汇报后,他立即意识到这件事的重要性,一刻也不敢耽搁,于是立即向县委和有关部队汇报。兴安县政府接到相关消息后,对飞机残骸高度重视,立即派出公安局、文化局、党史办等单位的专家对事件进行调查。在潘启斌和蒋军的带领下,专家们跨过石缝,踩过危岩,跳过沟壑,三个小时后终于抵达目的地:黑冲峰。看着眼前触目惊心的一幕,所有人都惊呆了!眼前就像是一幅波澜壮阔的画卷:绝壁峡谷中南宁的信息,散落着一架巨大飞机的残骸。一个巨大的螺旋桨牢牢嵌在高高的悬崖和岩石之间的缝隙里,飞机的许多残骸已经和黑石峰上的树木和植物融为一体。飞机残骸展厅发生短暂震动后,各部门相关人员立即开展现场勘查工作。每个人都兴高采烈,但天气不好。只观察了不到一个小时,潘积斌和蒋军惊恐地告诉在场的人:快离开这座山!原来在黑冲峰这里,野猪,熊,各种毒药都会在晚上出现,非常危险!这里的蚂蚱蚂蚁就算咬人,也会血流如注!两个村民的话让大家紧张起来。为了安全起见,在场的人只能趁着天还黑赶紧冲出帽儿山。出山后,所有勘察过现场的人都在谈论这架飞机的来历。有人说这架飞机上有四挺机枪,应该是蒋介石派来轰炸的飞机,但被红军击落了。1934年11月,在红军长征中,中央红军为了保留红军的革命力量,作出了强渡湘江的重要决定。在这场关系到红军生死存亡的战斗中,红军战士与国民党反动派展开了激烈的战斗。当时长征中的红军战士携带着中央的大量重要信息,行军速度极慢,目标很大。这遭到了国民党反动派飞机的轰炸,许多红军战士牺牲了。当时湘江上满是红军战士的尸体。因此,当时在场的一些人认为这架飞机可能是红军在与国民党反动派作战时,被红军战士击落的国民党反动派的飞机。但是曾经在空军服役的宋主任提出了不同的意见。男性说这么庞大的飞机极有可能是进口飞机。接着宋局长又解释道:“你们看,这架飞机的轮胎直径足足有130厘米,厚度也达到了难以想象的40厘米,所以从这点判断这架飞机极有可能是一架重型运输机。”不仅如此,宋局长认为这架飞机和他在某空军部队服役时见过的“轰六型”很像,都是这种又高又大的飞机,因此他推测这极有可能时苏式的重型轰炸机。当然,还有人提出了另外一种见解:这架飞机上有很多的英文标牌,有可能是蒋介石进口的美国飞机,有可能时解放战争末期蒋介石孤注一掷想要阻止解放军南进广西时的轰炸机或者运输机,但是最终被驻扎在猫儿山附近的解放军越城岭部队击落。解放战争在场的所有人员几经议论,众说纷纭,没有一个统一的答案,最后只能得出一个结论:这是一家国籍不明的飞机残骸。飞机残骸终得认领为了进一步取样确定飞机残骸的国籍,兴安县文化局当即就组织了一批见多识广的文物专家,专家们在10月18日又一次冒着生命危险重进猫儿山取样。一路上,天气变化反复无常,一会儿浓雾夹杂着小雨,一会儿大风推动着浓雾,这使得山路更难行走,但是专家们没有放弃,反而是迎难而上。正午时分,这支文物专家队终于再一次来到了飞机残骸旁边,与此同时天气也放晴了,顿时阳光灿烂,专家们就趁着这段时间仔细的观察了黑冲峰的状况。专家们分析这架飞机很有可能时因为大雾弥漫,不幸撞到了黑冲峰的峭壁上,之后因为飞机失控又连续经受了三次撞击,最后坠落在黑冲峰发生爆炸,所以这里才散落着如此多的飞机残骸和机务人员的骨骸和遗物。猫儿山文物专家们没有浪费这珍贵的时间,立即对每一处飞机残骸都进行了细致入微的调查,并拍照记录取样,在做完这一切之后,在落日的余辉照应和村民的催促之下踏上了回程的道路。回程路上,县文物管理所副所长岳起海的照相机不幸掉落山崖,现场的气氛顿时陷入了沉默,这时一位农民自告奋勇愿意到深渊的草丛中找回相机,幸运的是,相机虽然已经损毁,但是专家们所拍得的照片没有曝光,还是完好的。文物专家们回到文化局之后立即对这次取样的资料进行了分类整理,虽然大家身上都是伤痕累累的,但所有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这次收获颇丰,有了这么充足的资料完全足以确定这架飞机的国籍。次日下午,专家们就带着这些取证的照片和现场采集的物品动身前往了桂林市文物局,请求桂林市文物局工作者的帮助。飞虎队文物工作队的业务顾问赵平看到了这些资料,然后在向专家们咨询了一些现场的状况之后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这既不是蒋介石派来残杀红军的飞机,也不是苏联的重型轰炸机,这是一家美国飞机,还是一架抗日战争期间帮助中国的“飞虎队”的飞机!因为这架飞机是一种单翼的大型飞机,很明显就是抗日战争时期的飞机,而且飞机的发动机是美国的“艾里逊”牌发动机,是二战时期常见的发动机品牌,同时根据飞机机务人员的遗物判定,这应该就是“飞虎队”的飞机。了解到了飞机的国情之后,兴安县文化局立即通过广西壮族自治区文化厅、兴安县县委向中央进行汇报,经过层层汇报,这件飞机坠机事件很快便引起了中央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中央政府迅速派遣人手加强了对现场的保护工作。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在黑冲峰现场进行勘察的文物专家们得到了越来越多的物证,现场专家们发现了五个印有机务人员身份的铜牌和八支随身的手枪,这些物证都把飞机残骸的主人指向了大名鼎鼎的“飞虎队”。飞虎队同时专家们还在现场发现了众多的氧气瓶和轮胎内部的标语:“MADE IN USA”。鲨鱼嘴飞机头是在华的“飞虎队”用来恐吓日军所使用的标志性涂鸦,专家们也对现场进行了细致地考察,只为了找到这一决定性的证据,但是经过考察后现场却并没有发现“飞虎队”常用的鲨鱼嘴飞机头,后来专家们根据美国公开的飞机机徽推测出:这架飞机很有可能是在华的“飞虎队”后期所使用的重型B-24型轰炸机。见证“飞虎队”是1941年8月1日组建的,当时正值中国抗日战争最艰难的时刻,美国军人陈纳德带着一批美国飞行员来到中国参加了中国人民反抗日本侵略的战争中,这一善举充满了人道主义,并为中国人民所铭记在心。飞虎队专家们通过对当时兴安县“飞虎队”资料的考察,再结合美国公开的消息得出了一个基本符合事实的推论:1944年的某一天,刚刚执行完任务的一队“飞虎队”轰炸机编队在返回的途中不幸被日军击中,驾驶员拼尽全力让飞机在航线上飞行,可是由于飞机机件被日军击中后失灵导致飞机偏离航线,误打误撞的来到了大雾弥漫的猫儿山群峰中。与此同时,“飞虎队”秧塘基地的指挥所里,值班员不停地呼叫着这架失联的轰炸机,可是这架轰炸机却再也没有能够出现在雷达荧幕上。B-24轰炸机不幸撞到了黑冲峰上,并且发生了剧烈的爆炸,但是很快声音便消失在了深山之中,所以没有人目睹此次事件的发生。爆炸发生之后,两名身受重伤的机务人员并没有当场丧生,而是掏出手枪打开扳机进行自我防卫,他们想要呼救,但是眼前确实重峦叠嶂的猫儿山山群和浩瀚无边的云海,于是两名机务人员就和同伴们深深地沉睡在了这深山峻岭之中,飞机残骸旁两支打开了扳机的手枪就是最好的证明。飞虎队后来经过美方确认,事实确实是如中国的专家分析的那样,这支失事的飞机正是当时对日军进行轰炸的飞机,在返程的过程中不幸坠机失联。1996年11月24日,我国在菲律宾的亚太经合组织首脑会议的代表将这件事情通知给了美国总统克林顿,并且在半个月后又移交了一部分遇难机组人员的遗物。当时的美国正在寻回他们在全世界遗留的机密文物,中国的发现可谓是在美国掀起了轩然大波,美联社对此进行大肆报道,想要引导国际舆论让我国交出失事飞机的残骸,但是我国一向奉行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对美联社的跳梁小丑行为并不回应。美国看到中国政府的态度如此坚决,于是只好派人来到中国请求和中国一同进行勘察工作,在征求了中国政府的同意之后,美国总统克林顿派遣了一部分专家和中国的文物专家们一同组建了联合调查组进行调查,在1997年到1998年,一共开展了四次合作调查。其中,在第二、第三次中美联合调查过程中,中国的各级政府都一直向专家们提供着各种帮助,以确保调查工作的顺利展开。克林顿后来,美国总统克林顿在得知是潘奇斌和蒋军两人发现了这支“飞虎队”的轰炸机残骸后,还特意写信感谢了他们两个人。1999年5月8日,美国轰炸了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这让中美关系再度紧张起来,当时全国上下都掀起了强烈的反美示威活动。但是美国政府还是厚颜无耻地向中国提出了再次联合调查“飞虎队”的飞机残骸,这个消息传开之后,所有和调查相关的部门都产生了强烈的抵抗情绪,其中兴安县更是表达了强烈的反对意愿,但是中国政府从和平发展的战略出发,决定还是继续和美国开展第四次调查工作。飞虎队遗物展览1998年,为了纪念在反法西斯战争中牺牲的这10名“飞虎队”成员,我国中央军委特别批准为他们在兴安县猫儿山铁杉林公园修建了“美国飞机失事记事碑”来纪念这些为中国抗日做出过重要贡献的国际友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