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宁招聘 - 桂林女子做了29年“全职妈妈” 她想离婚 却被要求洁身自好 离家出走!法官是这么说的

桂林女子做了29年“全职妈妈” 她想离婚 却被要求洁身自好 离家出走!法官是这么说的

发布时间:2022-05-12  分类:南宁招聘  作者:admin  浏览:6324

近日,相山区人民法院首次在离婚案件中考虑家庭劳动报酬。法院支持了全职妈妈和全职爸爸提出的家务补偿,审判过程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果。负责此案的法官表示,家务报酬的意义不仅仅是婚姻关系中给予全职伴侣的金钱补偿,更是对为家庭做出贡献的社会意义的肯定。同时,法官也提醒公众,并不是每个做过家务的人都可以诉求家务补偿,家务补偿的数额也要酌情考虑。她做了29年的“全职妈妈”,离婚时获得了家务补偿。30年前,阿红和阿强经人介绍认识并坠入爱河。次年,两人登记结婚,婚后育有两子一女。这段婚姻曾经很幸福。阿红生完孩子后没有工作,一直在家照顾孩子的起居和上学。家庭经济收入来自阿强,从事水电安装工作。结婚几年后,阿红和阿强因家庭琐事开始争吵,矛盾不断升级。与洪钟相处还发现,即使阿强有时在家,他也不做家务,经常当“甩手掌柜”。阿红也觉得自己和阿强观念不同,感情破裂,严重影响了孩子的生活和学习。于是,阿红来到法院起诉离婚。庭审中,阿强陈述夫妻感情破裂的原因是阿红不信任自己,经常对她使用家暴,动不动就打骂她,甚至在公共场合也是一言不发,一旦和她沟通就火药味十足。但是为了孩子,他不同意离婚。一审判决中,法官认为双方都为家庭做了很多,应该谨慎对待婚姻,建议再考虑离婚。故法院未支持阿红的离婚诉求。拿到判决书后,阿红表示不服判决,但也愿意相处一段时间再考虑是否提起诉讼。然而事与愿违,在后来的婚姻生活中,两人的关系不但没有改善,反而矛盾越来越深。民事法官会同社区和妇联做了大量工作。几次回访中,双方总是陷入一方要离婚,另一方不想离婚,不出面配合法院调解的局面。在此期间,阿红多次打电话或来到法院,抱怨阿强生活不整洁,对子女缺乏照顾,并索要阿强名下的房产。而阿强则表示,自己大半辈子辛辛苦苦得来的财产不愿意被阿红瓜分,阿红为了离婚不得不走出家门。案件陷入僵局。在多次调解失败后,法官考虑到双方巨大的内心感受,长此以往只会伤害对方甚至无辜的孩子。而如果离婚了,两个人或许可以心平气和的一起抚养孩子,反而是好事。于是,法官开始引导双方理性思考,通过背靠背的沟通帮助他们缓解怨气,并对双方的争议逐一进行解释。在调解过程中,针对离婚后财产分割的矛盾焦点,法官强调了阿红在照顾孩子和家庭方面的意义和价值,并劝说阿强给予阿红一定的家务补偿。最终,阿强认可了阿红的付出,愿意在分割夫妻共同财产的基础上,给予阿红一定的家务补偿,并自愿承担子女教育费用,直至其年满18周岁。双方调解达成一致,同意离婚。他带娃的全职家务补偿诉求也得到支持。大成和大力结婚5年多了。婚后,他们生了一儿一女,日子过得很好。李有很强的个性。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她仍然没有放弃工作,产假一结束就出去工作。在这个过程中 大成认为,孩子虽然在读书,但是日常生活还是需要特别照顾的,在家里也不是无所事事,那为什么妻子对自己还是有很多不满呢?在不断的争吵中,大成和达利走到了分离的地步。分开后,达利和大成也考虑过重新生活在一起。但达利仍觉得自己的生活观念与大成不同,无法调和,遂诉至法院要求离婚。庭审中,大成一开始不同意离婚,后来大力坚持,于是大成提出,让她放弃工作,为家庭和孩子付出这么多年,应该得到家务的补偿。鉴于大成与达利已分居一年多,感情确实无法调和,法官在协调夫妻关系时表示,大成在婚姻生活中确实付出了很多,并一直以“全职爸爸”的身份照顾孩子和家庭,其要求一定赔偿的主张也应予以支持。最终,法院一审判决大成与达利离婚,达利支付大成家务赔偿金1万余元。目前大成不愿离婚已上诉。一审审判长解释说,不管最终判决是维持原判还是改判,庭审都会酌情考虑家务补偿,考虑到家庭成员,尤其是全职妈妈和全职爸爸对家庭的贡献和牺牲。法官说,家务劳动的赔偿不只是给妻子,而是给为家庭付出更多的一方,不分性别。所以像大成这样的“全职奶爸”也有要求家务补偿的权利。家务劳动报酬是对家庭成员社会贡献的肯定。婚前说“我会支持你”是伴侣间美好的承诺。离婚的时候,面对的是“我养你”的冰冷事实。参与调解阿红和案件的法官回忆说,经过多年的争吵,夫妻俩经过多次协调,最终能通过协议离婚,是最好的结果。但无论哪种离婚案件,都要考虑家庭成员对家庭和社会的贡献。法官解释说,家庭是社会和谐的细胞,家庭和谐需要家庭成员的共同努力。案例中,阿红婚后成为家庭主妇和全职妈妈,每天反复做着各种复杂的事情,却得不到丈夫的理解甚至信任和尊重。在阿红决心离婚时,法院帮助她维护了合法权益,通过肯定全职妈妈家务劳动的价值,给予阿红家务劳动报酬,肯定了阿红对社会的价值。审判长解释说,《民法典》第一千零八十八条规定,夫妻一方因抚养子女、照顾老人、协助另一方工作承担较多义务的,离婚时有权要求另一方赔偿,另一方应当给予赔偿。具体办法由双方商定;协议不成的,由人民法院判决。这个规定在很大程度上给了全职家庭成员,尤其是全职妈妈一个肯定和保护。《民法典》实施前,离婚时,夫妻之间只有书面协议。定了财产的归属才能得到补偿。《民法典》的实施扩大了获得经济补偿的范围,让更多没有签订婚前财产协议,但事实上确实为家庭放弃自己的发展、为家庭付出更多的家庭成员能获得补偿。《民法典》实施后,关于离婚家务补偿的话题频频冲上热搜,引发网友激烈讨论。有网友提出,补偿金额很低,和家庭成员对家庭的付出不匹配,有人要求按照“保姆”的市场价值来估算;也有网友提出,虽然有家庭成员成为了全职先生或者全职妈妈,但另一方也在工作,有时候也会做家务,都是在为家庭做贡献,凭什么只给全职的一方补偿……针对这些问题,象山区人民法院法官表示,婚姻中如果一方为照料老人、子女或配偶投入了大量的时间精力,从而成为“全职”家庭成员,其实他(她)是牺牲了自我发展的机会,用自己的发展受限换取了家庭的和谐稳定,同时让其他家庭成员受益,根据权利和义务对等的原则,这一方理应获得经济补偿。同时,这种补偿不能漫天要价,也不能敷衍了事,而是要根据每个家庭的实际情况以及当地的经济收入水平为标准来衡量,不同地区不同案件中的家务补偿金额可能都不一样,但这都是法律对家庭成员一种社会贡献的肯定。家务补偿请求应在离婚“当时”提出针对大丽和大成的案件,法官也作出了解释:家务补偿并不是“全职妈妈”的专利,而是对为家庭贡献多的成员的一种肯定。也就是说,如果是“全职爸爸”来起诉,同样也应该予以支持,法律在保护家庭成员的利益,并不是家庭成员本身的身份。同时法官也提醒市民,类似离婚案件事后的经济救济其实是一种不得已的选择,婚姻走到这一步,当事人已经丧失了主动权,而且仍然存在举证不能的风险。所以无论男方或女方,在婚姻中都不要把自己当成另一半的附庸,对于出轨、家暴、吸毒等要零容忍,同时要有证据意识,注意收集这些情况的证据,以便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如果万不得已走到了离婚这一步,如涉及到家务补偿,一定要注意离婚家务补偿的适用条件。首先,家务补偿适用范围是为家庭生活付出较大贡献的成员。如果双方都分担了家务,双方都协助了对方,则不符合补偿的法定条件。同时,并非有做家务就必须得补偿,毕竟作为家庭的一员,本身也有照顾家人的责任,得到补偿的一方应该是在家庭生活中付出个人大量时间和精力,负担较多的家务从而使家庭和家人获益的一方,才能依法获得相应补偿。其次,家务补偿是需要本人提出的补偿请求。而且特别需要注意的是,当事人要行使权利,就必须在离婚时提出。离婚时如果没提补偿请求权的,离婚后权利就消灭了,不能再主张。此外,家务补偿的金额不能简单地将家务劳动按照市场价值折算。补偿是在分割夫妻共同财产的基础上,救济家庭义务承担较多的一方。审判中确定补偿数额时,会综合考虑家务劳动时间、投入家务劳动的精力、家务劳动的效益、家庭经济情况等多种因素。来源丨桂林晚报(记者苏文娟 通讯员唐柳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