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宁娱乐 - 广西女主播案件回顾:57岁男粉丝千里追上门示爱,拒绝后被捅90刀

广西女主播案件回顾:57岁男粉丝千里追上门示爱,拒绝后被捅90刀

发布时间:2022-05-14  分类:南宁娱乐  作者:admin  浏览:7932

网络直播是一种新兴的娱乐项目,在直播间,俊男靓女们通过直播才艺或生活,吸引志同道合的粉丝,有时候还可以与粉丝朋友建立现实中的友谊。然而,与粉丝接触也要注意安全,毕竟隔着网络,谁都不知道对面的人究竟有怎样的心思。2018年,广西发生了一起严重的故意杀人案件,被害者便是一名粉丝过万的女主播,而犯案者居然是她的忠实粉丝——一名57岁离异男性。这名年过半百的男粉丝看上了年轻的女主播,对其穷追猛打,结果被拒后因爱生恨,造成这样的惨剧。事情还要从该女主播小陆讲起,她虽然已经36岁,但是并未结婚,这么多年一直都是单身。不过她的个人条件非常优秀南宁旅游,此前曾在职校就读,后来赶上了交换生计划,于是到国外去读研。回国后,她从事文员、秘书等工作。不过小陆并不满足于此,她十分看好我国新兴的直播行业,认为凭借着自己过人的才华和精致的容貌,一定能斩获不少粉丝,于是便开办了一家娱乐公司,并开始在爱某艺直播平台进行直播。她日常的直播内容是旅游和游戏方面。直到案发前,小陆积攒了2.5万粉丝,还收获了粉丝送的直播间礼物,累积已经超过百万元。这说明她的直播事业确实取得了不小的收获,如果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小陆还可以获得更多粉丝的喜爱。然而,喜欢她的人变多了,福与祸却一起到来。粉丝中不仅有真心喜欢她直播的人,也存在着一些不怀好意的人,包括本案的始作俑者廖某。这名两度离异的男性,本身就有着不光彩的历史。57岁的廖某曾是一名公职人员,还任职于高位。然而,他却并不爱惜羽毛,在与第一任妻子的婚姻中有出轨的黑历史。因为婚外情的丑事,他最终不仅失去了婚姻,也失去了工作。他与第一任妻子的儿子没有跟着他一起生活,和前妻一块走了。单身的廖某很快找了第二任妻子,并生育一个女儿。然而好景不长,他的生意不温不火,妻子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某天离家出走了。他只能自己一个人带着女儿独自生活,直到2018年他在直播平台认识了女主播小陆。廖某一下子便爱上了她,于是开始疯狂地追求。恰逢小陆当时回老家,许多当地的粉丝想与她见面,于是小陆便邀请粉丝们到她家中玩,免费提供食宿。来她家里的粉丝也包括廖某。廖某刚与小陆见面时,便没有一句真话。他谎称自己是一名教师,在深圳定居;但其实如今的他只是某小区一名负责剪花草的园艺工,且并不在深圳,而是在百色市居住。他向小陆表达了浓浓的想念之情,多次希望小陆能与他交往,不过小陆均拒绝了他。其实我们从小陆生前的活动方式,就可以看出,小陆可能是一位不婚女性。毕竟她直到36岁都没有成婚,且条件也不差,她可能更喜欢单身的生活。即便小陆有意想要交往男友、结婚,廖某与小陆看起来也并不般配。他们两个从容貌上来看就差着一大截,小陆长相貌美,中学时还是班花;而廖某人到中年已经秃顶。小陆有一份优渥的工作,但是廖某的经济水平并不高。且他们二人的道德水平可能也不在同一层面,从小陆邀请百名粉丝到家中玩耍,并且完全包食宿来看,她是一位热心的女主播,为人善良又真诚;而廖某此前就有过出轨的经历,在与小陆相处时还多次撒谎。因此,小陆拒绝他的交往请求,实在是情理之中事。但是廖某却并没有认清他们两人之间存在的差距,仍旧死缠烂打,甚至还欺骗自己的女儿,称小陆是自己交往半年的女朋友。恐怕正是由于他心理总是有这样不切实际的幻想,等到幻想破灭后,他便对小陆因爱生恨。直到“520”这一天,恰逢情侣的日子,廖某再次向小陆求爱,照例被拒绝了。他终于无法忍受,心里萌生出“得不到就毁掉”这样变态而过激的念头,并准备了刀具、双节棍等工具,在夜晚时分闯入了小陆的卧室,并对其实施了残忍的犯罪。小陆被他砍得浑身都是伤,共有90多处伤口。当廖某犯下重案后,自然是夹着尾巴赶紧逃跑了。不过在他逃跑过程中,机智的人民群众察觉到他行踪比较可疑。在群众与警察的合作下,警方很快就将逃亡中的廖某抓捕归案,到案后廖某已经心如死灰,很快供述了真相。根据《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故意杀人罪】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廖某无疑触犯了故意杀人罪,并且他的作案手段是很卑劣的,因为他以近乎“凌迟”的方式,让被害人小陆在临死前感受到难忍的痛苦。由于本案关乎个人隐私,相关的判决结果尚未公开,不过想必廖某已经为自己的罪行受到了应有的惩罚。这起案件给人带来的真正警醒是,在进行网络互动时,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的隐私,轻易别透露个人信息。像小陆将自己的家庭住址告知粉丝,实在是有些不安全。毕竟“知人知面不知心”,即便表面上喜欢你的人,也不得不防。不过我们也不能就此认为,这起案件是小陆的错。毕竟她心思比较单纯,只是为了回馈粉丝才这么做的。只希望女性被害的惨案不要再次上演。(本文人名均为化名,部分图片为网图;文章禁止转载、抄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