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宁资讯 - 疫情下的涠洲岛:B& amp;b主动降低房费 一些游客留下来看海 咖啡馆老板天天冲浪

疫情下的涠洲岛:B& amp;b主动降低房费 一些游客留下来看海 咖啡馆老板天天冲浪

发布时间:2022-07-21  分类:南宁资讯  作者:admin  浏览:7251

据北海市卫生通报,7月19日0时至24时,北海市新增本地确诊病例21例,新增本地无症状感染病例250例。截至7月19日24时,北海本地确诊病例222例,本地无症状感染病例766例。正处于旅游旺季的北海面临着严峻的考验。作为广西最大的岛屿,涠洲岛每年夏天都会吸引很多游客。疾病的突然爆发,让这个曾经那么热闹的小岛,再次变得冰冷而寂静。7月17日,涠洲岛旅游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通知,暂停所有人员进出涠洲岛旅游区;餐馆、单位食堂暂停用餐,可提供外卖服务;符合海上渔具作业休渔期的船舶,必须严格执行海上报告制度,按时进出港口。休渔期间不能联系其他人员,非本地渔船和作业船舶上的人员不能进港上岸。“几天前,每个人都很高兴,他们认为涠洲岛终于可以恢复往常的兴奋.但仅仅兴奋了五天之后,他们又没有工作可做了。”岛上的岛民、企业和游客,原来的计划突然被打乱了。B&放大器的所有者;原本希望赚回旺季房租的b只能躺着休息了。滞留的志愿者小果终于在19日下午登上了离开北海的高铁。考虑再三,她换了个站去深圳。“我在南宁换车的朋友一下车就被安排自费隔离。深圳现在的防疫政策是天天查。我也报了我的情况,一切顺利。”以下采访对象自述:[1]网络博主“鱼香茄子”:酒店老板给房费打八折,三轮车师傅出便宜车费。我和四个朋友13号从成都来到涠洲岛。当天北海疫情加剧,但岛上仍有不少游客。天气又热又潮湿,大多数人都没有戴口罩。14日下午,我们从火焰剧场出来,遇到几个游客。他们告诉我鳄鱼山和教堂已经关闭了。当时我们也没当回事,以为只是晚上下班。在岛上,我们总是租车自驾。14号晚上,我们打算和租车老板续租。老板提醒我们,微信群说15号上午12:00是最后一班船。看看要不要回去。我们马上打开小程序,发现16号已经没有票了,15号的航班只有早上8点半的。我们问了楼里的其他游客,有的已经买好了第二天的票,有的说订了半个月的民宿,打算在岛上住到疫情结束。15日,岛上不能在餐馆吃饭,很多景点都关门了。因为疫情,岛上的香蕉三块钱就能买到。我们待在酒店房间里,终于等到了官方通知:岛上24小时都可以检测核酸,所有游客都要检测核酸才能上船和出岛。岛上只有一个核酸检测点,预计会人满为患。就在早上,楼下几个乘客一起赶去做核酸。我们在一旁,等他们中午回来,反馈的人太多了,等了两个多小时也没做。晚上想做核酸,三轮车师傅说:“团通知20:00-2:00是游客核酸采集时间。你现在应该做不到。这是一次徒劳的旅行和额外的费用,但你可以看日落。要不我看完日落带你去!放心吧!”然后我们在岛上欣赏日落,每一帧都很美。晚上三轮车师傅带我们去了核酸采集点,等了近一个小时,终于完成了测量。出门的时候看到了在原地等我们的三轮车师傅。他不仅没有坐在地上,还主动提出给我们更便宜的车费。他本应支付120元,但最后只收到80元。听着他简单的宽慰,看着他真诚的笑容,我真的很感动。据岛上的居民说,七月是他们出海的高峰期 16号,11:00,突然发现下午还有1:00的票,马上买了。当我们离开时,B&放大器的所有者;b带我们上了公共汽车。没有房费,还有八折优惠。四个人住一晚只要200英镑。三轮车师傅说;“祝你旅途愉快!下次我请你去我家吃波罗蜜。还没熟呢!否则,请你走!”13: 00,我们终于上了返程船。一个多小时后,我们到了北海,现在已经到了重庆。虽然这里物价高,但是这里的风景很美,岛民也很真诚。这是一座充满温度的岛屿。涠洲岛的香蕉3元一个。照片2008受访者提供[2]安妈妈王女士:我出来的时候就有心理准备了。至少我可以每天看着大海,感到快乐。我们7号从Xi安出发,原计划旅游10天左右,想转机去桂阳。我们离开的时候,Xi发生了一场流行病。虽然我们属于低风险地区,但是因为怕麻烦,还是买了从Xi安直飞北海的机票。中间有个小插曲,我老公和我闺蜜因为疫情劝我不要来,我却反其道而行之。当晚,四个人买好了第二天早上的飞机票,飞机票被带到了酒店。结果四个人太高兴了,去机场吃肯德基,结果误了航班。我重新购买了当天下午从Xi到南宁的航班,并在南宁乘坐动车到北海。不过还好,没赶上飞机。不然那天我们住在海城区,现在应该都被隔离了。我老公和我闺蜜因为工作计划,来的时候订了13号的机票。他们出岛的时候,我老公不放心我一个人带孩子上岛,但是孩子不想走。他玩不够,好几年没去旅游。之前每年的亲子游基本都是15天。我父母订了15号过来的机票。我说我再等他们来玩两天,然后我们都一起去。没想到12号晚上说北海有疫情。当时只是一个案例,也不是特别严重。之后就没怎么关注这种情况了。晚上带孩子去海边玩,半夜回来很困。没看手机信息,一觉醒来发现全岛都在造核酸。那天核酸排了很长的队,感觉有一两公里。我觉得带孩子太痛苦了,就想等等看会怎么样。17号给南宁打电话,南宁说直接从码头到机场就可以了。我准备坐第二天早上的飞机,晚上在机场凑合一晚。我付了包车的押金,还在离岛坐船。没想到船很快就停在海上了,回头还能看到涠洲岛。船掉头把我们拉回了岛上。到了码头,大家都放下了,安排了一辆车让我们自己找住宿。回到岛上后,没事了。商家愿意降低房费,但对我们来说,不知道要住多久,要花多少钱。我们已经出来了。很久了,对于工作和其他各方面肯定都有影响。但疫情当前,肯定也是互相理解。现在我就想着一个人带孩子还要拿行李,太受罪了,又害怕被隔离在北海,还是在岛上观望一下,毕竟孩子还在暑假,没那么着急回去。这两天回西安的直飞也停航了,转的话就要到南宁或者其他地方,虽然涠洲岛是低风险地区,但它属于海城区,到其他地方中转需要先隔离。出来时其实已经有心理准备了,当时想的是与其被隔离在家里看电视,不如把我隔离在海边,至少每天都可以看海,这样心情也是愉悦的。我们9日上岛,先住在贝壳沙滩看日出,又转到石螺口看日落,还蛮开心的,这边的海鲜也要比内陆城市便宜。现在没有办法,只能放好心态,已经是这种情形,那就享受当下生活吧。【3】滞留的义工小郭:岛上比较安全,目前物资足够我从湖南来,7月4日上的涠洲岛,最近放暑假,就想着一个月到涠洲岛做义工,用简单劳动来获得食宿,然后再回家摆一个月地摊。听其他民宿的老板开玩笑说,游客都走得差不多了,还有几千个义工。因为涠洲岛放眼过去,几步就是一个民宿,现在也算是岛上的旅游旺季,他们要么请义工,要么请暑假工。做义工都是一个月起步,疫情一开始只有一例,我们就想着把一个月做完。7月14日、15日,疫情比较严重了,那时还没有进行核酸检测,我们想等做了核酸,看一下事态发展再做打算。17日早晨,看到疫情比较严重,我们就想出去了。吃完早餐之后,涠洲岛开放了一班下午5点的船,说送所有的游客和义工离岛,然后不能在北海停留,让我们直接回自己的省份去。当天上午我们买了票,想着既然岛上这么安排了,就不在这里添乱了。船开了20分钟左右,就听到旁边有人说要返回涠洲岛。因为北海疫情严重,岛上还比较安全,怕我们所有人一到北海,健康码会变黄变红,给大家造成更大影响,就让我们在岛上等疫情稳定下来再走。返回涠洲岛的时候,老板娘就已经安排好了人来接我回民宿住,我们店里还有两家客人也回来了,还是住之前的房间,我作为义工不用交房费,客人我们老板娘也给他们减少了房费。我们各住各的,最近物价也贵,吃的话已经从小家变为大家,原来是客人自己出去买菜,现在统一由老板去买,买到什么我们就吃什么,饭后的这些工作还是由我来做。我这个店的老板和老板娘都比较好,之前我和老板娘睡的是民宿里的工作间,现在只有两家客人了,我睡得都是民宿里的客房。在涠洲岛上的话,其实大家的生活差不了多少。因为岛上蛮安全,我们都有进行三天两检,也没有出现密接或者无症状,现在是提倡不出去,但也没有说不让出去,出去的话戴口罩,也没有限制出行,为了避免聚集,所有景点和营业性场所都封闭了。岛上的居民大部分以捕鱼为生,很多东西都是从北海运过来的,所以现在蔬菜的价格上涨,我们的客人出去买菜,都说现在菜的价格已经比海鲜都要贵了。因为岛上刚封不久,物资还是足够的。没有疫情时,岛上基本是人挤人,由于我们老板做菜好吃,相当于私厨的程度,所以客人都想尝尝老板做的菜,一日三餐我都要帮忙,那段时间比较忙,我要扫地、上菜、洗碗,然后喂一下猫猫狗狗,也没什么时间出去玩。这两天也没有出去过,虽然想玩,但还是尽量待在自己的房间里,不聚集。我们民宿还挺好看,装修不错,随手拍都是一幅画。但还是有一点焦虑,我们其实已经不惧怕疫情了,怕的是疫情影响我们的生活、工作和学习。我从2019年开始就没有出来过一次,想着今年第三年了,出来散散心,也是存着侥幸心理,真的没想到(遇到疫情)。小郭做义工的民宿一角。图丨受访者提供【4】也海民宿主理人亢女士:平时忙现在刚好休整,待疫情稳定再战我们刚来涠洲岛开民宿两个月,因为我和爱人都很喜欢海边,每年基本都会去。上次来北海时没有疫情,发现这里特别舒服,也刚好想创业,加上离老家昆明近,就来了这边。14日那天官方发了对涠洲岛旅游区实行临时性管控措施的紧急通告,岛上也在播广播,让大家不要惊慌,说岛上没有病例,让游客尽快离岛。一开始不是非要核酸检测结果才可以出岛,可以到北海医院去做,后面就不行了。我们也是在那天才意识到北海疫情严重,当时就通知了所有客人让他们改签,提醒他们去医院先做核酸。有很多后面日期来的客人,当天也都让他们取消订单了。大部分游客在14日、15日这几天就抓紧下岛了,但也还有很多看情况的。7月17日那天,有通知说后面不会有船了,要让客人都离岛,否则就只能待在岛上,等北海防控清零才会恢复。很多人上船后又被送回来了,目前这边滞留了很多义工。他们住房成本太高,我们就想房间空着也是空着,不如给大家提供疫情保障,出点够交水电费的钱就可以,我们也有人一起玩。在我们这里,他们可以花几十住,跟月租房差不多,店里也有电动车提供给他们出门买物资,厨房的话大家可以一起做饭一起吃,这样温暖一点,不过我们家没有义工,只有一对滞留的母子,来过暑假的。我们民宿离海边不远,骑车五分钟,但不是海景房,看不见海,小朋友想去海边玩,他妈妈就带他去玩一玩再回来。他们一开始没想着走,对现在的防控比较有信心,也不用急着回去上班啥的,家里老人倒是着急让他们回去。现在我们基本都不出门,天气也热,平时也忙,现在刚好休整休整,弄一下院子,种点植物,追追剧玩玩游戏看看书。出行的话要求不聚集、不能聚众喝酒打麻将啥的,现在货船也受到了限制,所以大家就尽量囤菜,出门一般只是去买个菜,目前物资没什么问题,就是比之前贵了一点,今天买的土豆4块一斤,海鲜也基本没几家在卖了,品种非常少。我们家民宿只有四间loft套房,距离石螺口、滴水丹屏、南湾和鳄鱼山公园都很近,从6月下旬开始,基本上都是满房,每个房间住了2-4个人。我和爱人之前都是从事酒店相关行业的,在这边开民宿算上房租投入了52万,本来旺季能挣钱交房租的,目前不太行了,也是刚做不久,需要做得稳一点回血。我们心态比较好,准备来的时候就想清楚了,这是在疫情期间,南宁信息会遇到这样的事情。我们来的时候,岛上很多民宿都在转让。现在严格防控,先躺平一段时间喽,只希望快点好起来恢复航运,待疫情稳定再战。【5】神魂颠倒冲浪咖啡馆老板:在不扎堆不聚集的情况下,大家都在享受快乐生活作为一个生在成都、长在成都的孩子,可能很多人都非常羡慕,觉得成都休闲安逸,有美食美景,一定会非常幸福。但我是个例外,从小就知道自己不喜欢城市生活,我本身就是一个浮躁的人,城市生活让我感觉我的浮躁会加倍放大。所以大学出来之后,我就逃离城市,来到了涠洲岛。2020年上岛的时候我开了家民宿,现在已经没有做了。今年四月份开了这家冲浪咖啡店,带有一个大大的院子,差不多六百平左右。没有疫情的话,岛上生意是非常好做的。生意好的时候店里一天有近百名游客光顾,我也会招一些义工来帮忙,包他们吃住。刚开始的时候,大家没有觉得这波疫情很严重,觉得一两例病例无所谓。直到通知游客下岛,北海被检测出来有30例、50例乃至更多,这时候才意识到疫情严重起来了。岛上的反应相对慢一点,很多游客着急下岛。后来17日涠洲岛旅游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了暂停所有人员进出涠洲岛旅游区的通告,直到19日20日,相关工作部门又安排了船帮助有意愿的游客离岛。意识到疫情的严重性后,我第一时间囤了大量粮食,因为岛上所有物资都是通过货船运上来的,如果严重到货船要停的话,岛上就要停菜停肉,快递也会停,所以我当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囤菜。后来不出我所料,刚开始几天,输送粮食的货船是停运了的,直到19日才恢复。我店里因为疫情滞留的游客,在知道可以离岛的情况下还是选择留了下来,他从成都来的,成都现在也有疫情,他说还不如待在这里和我一起冲浪玩耍,我还可以免费给他提供餐饮。现在店里没有什么客人,每天到处冲浪,最近几天的天气也巨好,昨天我冲的浪是“晚霞浪”。店里的义工们每天也很开心,他们每天可以睡到自然醒,然后一起画画、跳舞、弹吉他、唱歌,等疫情好些再回去上学。“神魂颠倒冲浪咖啡馆”老板冲浪图 受访者供图现在岛上留下的人,不管是义工、游客、民宿老板还是生活在这里的老百姓,防疫意识都比以前有了很大了提高,在不扎堆不聚集的情况下,大家都在享受在涠洲岛的快乐生活。九派新闻记者 曾宪雯 实习记者 朱李缘 杨雪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