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宁科技 - B& amp;b北海疫情下的人们:旅游旺季惨淡收场 部分B& amp;Bs降价10倍向滞留游客开放

B& amp;b北海疫情下的人们:旅游旺季惨淡收场 部分B& amp;Bs降价10倍向滞留游客开放

发布时间:2022-07-21  分类:南宁科技  作者:admin  浏览:5196

点击GIF 0.0M正文/李自健编辑/艺鹭正处于旅游旺季。在北海涠洲岛经营一家民宿的宾洋(音译)现在每天都睡到自然醒。他的民宿没有客人,只有他和家人住在一起。没有疫情,那会是他最忙的时候。但现在,起床后,宾洋不得不先看看新闻,看看北海的病例数是否又增加了。截至7月19日24时,这里已报告新冠肺炎感染病例988例,其中近70%来自海城区。宾洋所在的涠洲岛位于海城区,是此次疫情的重灾区。受疫情影响,北海市各级旅游景点暂时关闭,涠洲岛旅游区宣布实施临时管控,并要求所有因疫情不能出行的宾馆、酒店、民宿等客人无条件退款。累计退房退款已超过1200万元,大部分来自B&农发行成员单位;b协会。这对居民的经营者影响很大,有些经营者支持不了,准备关店走人。从宾洋到预订房间的客人的全额退款总额已超过6万元。他说,“即使我想在这里自救,也无能为力。我只能等封条启封,游客来了,才能活下去。”受北海市疫情影响,涠洲岛民宿目前无游客住宿(受访者供图)。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旺季规划,民宿低价向滞留旅客开放。宾洋在涠洲岛的寄宿家庭有14个房间。为了节约成本,他没有雇佣员工,而是和妻子、父母一起打理生意。它位于北海北部湾中部,是广西最大的岛屿。现在是北海的旅游旺季,也是暑假。宾洋的民宿最初被预订得很热,可以赚很多钱。根据途家B&农资的数据;7月初,北海被评为B&最热的前10名;预订夏季的城市。但是流行病打破了一切。在宾洋看来,北海疫情的爆发出乎意料,让人措手不及。7月12日上午,宾洋海城区报告了一名核酸检测阳性者。当日下午,其检查试验结果呈阳性,经专家诊断为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这时候,宾洋看到了新闻。虽然有点戒心,但还是觉得自己的民宿应该可以正常经营。谁知第二天,当地新增无症状感染者突然增至25人,其中海城区18例。宾洋开始感到有点困惑,他觉得很糟糕。“病例增多,涠洲岛的发病旺季已经过去了。”次日,7月14日,广西新增无症状感染病例165例,其中海城区137例。当他看到这条新闻时,宾洋的情绪完全跌到了谷底。他考虑了关闭该岛的可能性。到那时,不仅游客过不去,酒店也不得不关门。当时有相关人员口头传达,希望在涠洲岛经营民宿的业主能给不能上岛的客人全额退款。对于临近日期的预订客人,宾洋主动打电话过去,表示北海有疫情,可能会影响他们的出行。建议结账付款。其他客人看到北海发现疫情的新闻,打电话给宾洋要求退款。“150多位客人选择退房,退款金额超过6万元。”孙梅的寄宿家庭相对较小,只有七个房间,她对客人的退款从7月12日开始。孙梅回忆说,当时在新闻上看到一个案例后,一个客人已经到了北海,准备第二天乘船去涠洲岛。当时她没有想到,疫情会传染到自己身上。自6月中旬进入旅游旺季以来,孙梅的民宿每天都爆满,入住率100%,这让她没有意识到可能会出事。今年五一假期前,北海市出现一例确诊病例,但在银海区,此后疫情得到控制。所以孙梅以为这次只有一例,没想到病例数增加了se 一些游客因为担心疫情,或者因为害怕回国后隔离影响工作,无法成行要求退款(受访者供图)。当时一些刚上岛的客人并没有想到北海的疫情会有多严重,而是按照原来的旅游计划打算参观。孙梅很着急,并建议客人们,如果他们玩够了,就应该赶快离开,不要留下来。有客人问为什么,孙梅解释说,一旦因为疫情停飞或者封岛,涠洲岛物资匮乏,如果被困在岛上,体验会很不好。孙梅承认涠洲岛B& amp;b从事旅游业务。如果有不好的经历,对岛内旅游业的影响将是长久的。“差评的生意在哪里做?”7月14日,孙梅的担心变成了现实。北海涠洲岛旅游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的一份通报显示,涠洲岛旅游区参照主城区(海城区、银海区)采取临时管控措施,自当日起暂停接待上岛游客。建议岛上游客尽快购票有序出岛,恢复时间另行通知。据报道,涠洲岛的游客正在有序离开,其中来自宾洋和孙梅的客人已经离开。但仍有部分游客因害怕回国后被孤立而滞留岛上。他们需要像岛上居民一样遵守防疫条例,有条不紊地进行核酸检测。为了接待游客,一些酒店经营者允许游客以每张床20元、每间房50元的价格入住酒店一天。但在平时,每个房间都要两三百元,一些风景好的酒店床位最高日价可达200元。B&歌剧院有9个房间;在王强的涠洲岛。疫情发生前,一个房间最低价299元,现在以50元一天的价格对滞留游客开放。他说,目前,有两个客人住在不同的房间。他每天都会出去买些蔬菜,客人自己做饭。“客人担心回家后被隔离,考虑等岛上疫情稳定后再走。”孙梅储存了一些原料。疫情前12元一斤的猪肉,现在涨到25元了,其他材料也涨价了。她买了一些食物来对付流行病。B&出版社的租金;b表示暂时下降,但疫情消退后或适当上升。王强、宾洋和孙梅在游览涠洲岛时,都看中了这里的旅游市场前景,决定投资B& amp;b行业。2019年10月初,宾洋夫妇来到涠洲岛游玩。这是他第三次登岛。他无法预测三个月后会爆发疫情。和他爱人商量后,他们决定在当地找房子做民宿生意。当时涠洲岛旅游业蓬勃发展,民宿转让的店面数量少,价格还贵。宾洋使用一个星期的时间,选中了做民宿的位置,与房东讨价还价,最终以12万一年的价格签订了10年租赁合同(年付租金)。合同到手,杨兵与妻子从老家黑龙江彻底辞职,将父母接过来,准备用心经营民宿。房屋改造装修等花费约80万元,其中一半的资金是积蓄,另一半来自于杨兵老家某银行贷款,每个月需还款1万元左右。按照计划,民宿装修应在春节前完成,此时正是涠洲岛旅游旺季,杨兵将房间上线某网络平台,很快房间便订出去了。谁承想,2020年伊始,新冠疫情来了。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杨兵不得不向客人全额退款8万余元。杨兵当时以为新冠会像以前的非典一样,来得快去得快。虽然春节的旅游旺季泡汤了,但过不了多久,疫情就能得到控制,他们还赶得上五一小长假的旺季。杨兵本以为5月就会迎来一拨客人,没想到还是天真了,客人稀稀拉拉,没有多少人上岛,“疫情暴发后,大家都不敢出来旅游,真没有想到影响面会有这么大。”直至2020年7月,学生放暑假了,在涠洲岛传统的旺季到来时,杨兵的民宿才陆续接到一些订单,但相对于疫情暴发前的订单量,也仅是五成左右。投资涠洲岛民宿业至今,杨兵一直遭受疫情影响。他坦言,三年以来,涠洲岛的游客降幅至少在五成以上,他所投资的民宿赔了三年,至少损失40万元,亏得一塌糊涂。他不得不向房东协商,是不是可以适当降低房租,“我和房东说,没生意,房租降一些吧。”房东看了看杨兵,回答:“行,那就少收5000元吧。”2021年,受疫情影响,杨兵又赔了一年。到2022年6月份,快到交下一年房租的时间了,他提前和房东商量,游客少,没生意,涠洲岛都在降低房租,如果能降低,明年接着做,如果不能降低房租,那就撤摊不做了。房东同意把房租降到10万元一年,杨兵摇摇头,房东再降至8.5万元一年,杨兵还是摇头,说价钱太高了,没法做,只能撤了。房东想留住杨兵,最后问他,你说多少钱?最终,两人以7万一年的价格成交了。杨兵介绍,目前涠洲岛民宿房租,相比疫情前普遍降低了40%-50%左右,“这是临时性降低,如果疫情得到控制,生意好了,明年还会适当上涨。”杨兵还想要支撑一年,陈刚却已经决定撤离涠洲岛民宿业了。他老家在河南,2014年上岛游玩时,因喜欢涠洲岛的环境,决定与妻子留下来一起经营民宿,目前经营的民宿房间为18间。但三年疫情,将他之前在岛上开设民宿赚取的利润吞噬殆尽,目前亏损已70余万元。疫情暴发后的第一年,陈刚尚可支撑。但2021年生意不见好转,之前赚的利润吐出去后,便开始了赔本的买卖,以至于到2022年,他开始不得不通过一些网络贷款APP来周转资金。陈刚原以为熬过这一年就可以好一点,谁也没想到熬到了下一年,生意还是不见好转,此次北海疫情更是成为彻底压垮他的那根稻草。此次疫情后,由于北海市要求各宾馆、酒店、民宿等对因疫情原因无法到北海旅游的客人,必须无条件退款,据不完全统计,截至7月18日,涠洲岛旅游区各大酒店、民宿累计因疫情原因的退房退款共计1200余万元。其中,民宿协会各成员单位退款达1000余万元。陈刚的民宿向客人退款超过10万元。他此前还盼望着在2022年的暑假旺季赚些钱弥补亏损,谁料想疫情来了,涠洲岛实行临时性管控,暂停所有人员进出,不知何时可以再次迎客。陈刚估计涠洲岛短时期内重新开放的可能性不大,马上又要到交房租的日子了,“我已经没有钱了,每天靠着借贷周转,备受煎熬。”此次疫情暴发后,涠洲岛道路空空荡荡(受访者供图)有人靠送外卖维持生计,盼生意重新红火起来陈刚为维持民宿的日常经营,目前在网贷平台借款之外,还需要依靠多张信用卡套现取钱。甚至在压力最大的时候,陈刚的信用卡倒不过来了,还需要向朋友借信用卡倒钱。其间,陈刚曾因还款逾期而被网贷平台催债。对方初时比较客气,仅告诉陈刚,让他凑一凑钱,否则就给他家人打电话。陈刚那时手头实在没有钱了,回复说,你爱找谁打电话就打吧,反正生意不好,逼不出钱来。催债的人换了套路,换了一个口气,告诉陈刚如不还钱,就属于金融诈骗,要告到法庭吃官司。陈刚回答,起诉到法院也没有钱。受疫情影响,他的民宿确实没有游客,“如果没有疫情,本来预计7月旺季,至少可以有10余万元的收入,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如今,他就算是想要将民宿转手,也没有人接手,“我身边的朋友,至少有5个人关店离开了。”在陈刚看来,国内旅游业受疫情影响甚大,他身边从事旅游行业的朋友,负债倒闭彻底离开行业的人不在少数。以前,一些开设旅行社的朋友会在旺季到来前,提前向陈刚询问民宿价格,但现在不会问了,陈刚感到有些奇怪,一打听才知道,旅行社老板关店转行了。一个在南宁开旅行社的朋友,疫情初期还有信心支撑公司,想尽各种办法维持。他甚至向亲朋好友借款,把车子、房子抵押给银行,以为旅游业很快就会恢复。但2022年初,这位朋友因贷款逾期,车子、房子被拍卖,最终退出旅游业。此次突如其来的疫情更是雪上加霜。遣散了6名员工,厨师也离开了,爱人带着孩子回了老家,如今店里只剩陈刚一个人还在坚守。等到8月份合同标明应交房租的时候,也就是他交不出钱的那一天,就是陈刚彻底离开涠洲岛的日子。孙梅也决定撤离了。她无法接受一直赔钱的现状,这与她刚刚接手民宿时的期待完全相反。去年4月,孙梅也是来岛上旅游时,喜欢上这里,当时便决定关了自己开设的美甲店,收回款后投入民宿行业。7月份民宿正式开业,当月国内多个省市暴发疫情,受此影响,很多省外游客无法前来北海旅游,孙梅仅接到少量订单。她开始将希望寄托在国庆假期期间,谁料想10月预报有台风,游客不敢冒风险上岛,南宁娱乐订单量依旧少得可怜。好不容易等台风天过去,紧接着又时不时陆续有台风刮来。孙梅又将目光放在2022年春节期间,谁料想下雨、台风天连番赶来,被称为最冷的一个冬季,“过年时也没有多少游客。”从开业至今一年有余,孙梅经营的民宿一直处于非正常营业状态,投入40万元,现在全赔进去了。紧接着马上又要到交房租的时间,没有客人,没有回款,孙梅感觉到没办法经营下去。她认为,当地相关部门应出台一些优惠政策,帮帮这些民宿经营者,否则只有关店离开了。杨兵认识的10个开民宿的朋友都已经放弃经营,赔钱离开了。这些人有的转行,不再从事与旅游业相关的工作,有的为了生活,送外卖,开滴滴等。杨兵本也打算放弃,但因房东降低房租,他决定再坚持一年。在游客少来、生意冷淡的时候,杨兵开始做起外卖生意。他经营的民宿设有餐厅,平时仅针对游客,并不对本地居民开放。如今为了多些收入,杨兵对本地居民开放,但并不堂食,而是仅送外卖。依靠餐厅生意,杨兵一个月可收入3000元左右,“刚刚够一家人维持生活。”涠洲岛民宿目前已无游客住宿(受访者供图)如今,北海市发现疫情后,涠洲岛暂时停驶船舶,一些原材料无法运进岛,没有菜可买,杨兵餐厅的外卖生意也不得不暂停。现在,他每天睡到自然醒,起床后先看看新闻,北海市病例是不是又增长了。他说:“希望疫情尽快得到控制,涠洲岛恢复正常通航,那时候又有生意了,民宿才能够支撑下去。”(为保护受访者隐私,文中人物皆为化名)